精氨酸布洛芬颗粒(精氨酸布洛芬颗粒饭前还是饭后吃)

admin22023-01-26

精氨酸布洛芬颗粒(精氨酸布洛芬颗粒饭前还是饭后吃)

精氨酸布洛芬颗粒

本文审稿专家:杜捷夫,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主任医师

近期新冠感染在全国各地流行,现阶段流行的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主要侵犯上呼吸道,表现为上呼吸道感染,少见肺部影像改变。发烧是新冠病毒感染病症的最常见症状之一,因此,科学退烧很关键!可以帮助我们在新冠病毒感染流行趋势下更好、更安全地度过去。

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发热也不必过分紧张,发热是机体的一种免疫防御机制,因此出现发热不要盲目使用退热药,可以先采用物理降温,并补充电解质和水分。只有当出现持续高热的时候才需要借助退烧药的帮助。

这几种常见的退烧药物要知道!

在持续高温时使用退热药,可以帮助人体快速降低体温,缓解高热及其引起的并发症(如高热惊厥等)。在本次官方发布的108种《新冠病毒感染者用药目录(第一版)》中,针对新冠感染引起发热,推荐含有布洛芬或对乙酰氨基酚的药物。为了方便患者在发热期间正确选择,将两者对比如下:

1. 对乙酰氨基酚

比较安全的退烧药,也称为扑热息痛。推荐剂量比较安全,无胃肠道刺激或出血倾向,不影响血小板功能,无肾毒性。但其退烧效果和剂量成正比,药物过量使用会造成肝毒性,因此在使用时应严格控制剂量,并且控制服药间隔时间6小时及以上。服药期间禁止饮酒和进食辛辣刺激性食物。

2. 布洛芬

明显的解热镇痛作用,副作用少。退热起效时间快,持续时间平均为5小时,但也需要严格控制服药剂量。

退热药只是对症治疗,药效仅能维持数小时,体内药理作用消除后,体温将再度上升,因此选用退热药的主要依据是其疗效及副作用,选择适合自己身体状况的药物。同时为了避免高热带来的其他副作用,如高热惊厥,可辅助中成药清热镇定。同时,不管使用布洛芬还是对乙酰氨基酚,都可能出现大汗,因此需要及时补充电解质。尤其是伴有持续性呕吐、腹泻或液体摄入不足的情况更应该在积极补充液体的前提下使用退烧药,以免出现脱水及电解质紊乱。有基础代谢性疾病,如肝肾功能不全者应在服药前向医生咨询。

孩子发烧了该怎么使用退烧药?

根据目前的研究报道显示,小儿的新冠感染主要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症状,大部分以轻症或普通型为主,与成人病例相比儿童的病情相对较轻,恢复更快。但由于儿童的身体因素,儿童的持续高热可能会诱发高热惊厥。有资料统计,2%-5%神经系统发育正常的儿童至少有1次热性惊厥。

研究表明,退热药的疗效由大到小依次是: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安乃近、复方氨基比林和阿司匹林。因此,考虑到疗效及副作用,小儿发热最普遍使用的是含对乙酰氨基酚的药物,该药短期使用常规剂量的副作用轻微,可作为首选退热药,如本次《新冠病毒感染者用药目录(第一版)》中的对乙酰氨基酚混悬滴剂、干混悬剂、颗粒、口服混悬液,12岁以上患儿可使用缓释片。其次也可选择布洛芬片、颗粒、混悬液滴剂和小儿布洛芬栓,其中精氨酸布洛芬颗粒需要在医生指导下给患儿使用。

必须提醒的是,不同的退热药最好不要同时使用,或自行增加剂量,否则会使患儿出汗过多,导致虚脱,低体温(<36℃),甚至休克。半岁以内婴儿发热时不宜使用退热药来降低体温,应该选用物理降温,如松开包被;洗温水澡或者温水擦浴,水温32-34℃,避免着凉;使用湿毛巾或者降温贴敷贴于额头、颈部、腹股沟、腘窝等处,30分钟替换一次。

当患儿拒绝口服药物时,退热栓剂用来塞肛门。由肠道吸收,退热效果迅速,非常方便,但要注意要小剂量给药,切忌反复多次使用而致退热过度,引起体温陡降或腹泻。同时,服用退烧药的同时,为了避免持续高热带来的热性惊厥及其他并发症,也建议辅以犀牛角,羚羊角或水牛角等角类中成药物,如沙溪的浓缩水牛角片,可研磨成粉剂,随水吞服,可以帮助患儿凉血镇定,利尿解毒,提高机体免疫力,可预防小儿高热,以及治疗高热影响的高热惊厥。

参考资料:

[1]《新冠病毒感染者用药目录(第一版)》

[2]《关于修订对乙酰氨基酚常释及缓释制剂说明书的公告》

[3]《对乙酰氨基酚说明书》

[4]《布洛芬说明书》

[5]《浓缩水牛角片说明书》

[6] Ning K et.al., Effects of acetaminophen and ibuprofen monotherapy in febrile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Arch Med Sci,2022.8(4):965-981.

[7] Tan E et.al., Comparison of Acetaminophen (Paracetamol) With Ibuprofen for Treatment of Fever or Pain in Children Younger Than 2 Yea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Netw Open 2020; 3:e2022398.

[8] 刘洪奕, 徐培红. 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交替使用与单一使用处方比较 [J]. 中国临床药学杂志,2019,28(6):434-436.

来源: 健康时报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